页面载入中...

最新!中国科学家CMJ发文还原新冠病毒发现始末

  舞蹈动作的设计是模仿蜈蚣的神态和动作。蜈蚣是节肢动物,表演者均用半蹲的姿势起舞,运用武术的“双下常”、“丁字马”、“单弓”、“双弓”、“单恰”、“观音坐莲”等动作。蜈蚣舞动时蜿蜒穿梭,变化万千,构成了“3”字、“6”字、“8”字、“9”字、水波纹、蟠四柱和蟠梅花点等优美舞姿。同时,还有快速咬尾、翻肚、吐珠等紧张激烈的高难度动作。

  优美的舞姿与健美的武术融为一体,气势磅礴,情趣盎然。在起舞的全过程中皆由彩珠引路,整条蜈蚣两眼青光闪烁。十三节腰身各点上烛火,一条红尾巴高高翘起,上下摇摆。加上焰火助威,彩珠习射。至高潮处,犹如霞光满天,蔚为壮观,令人赏心悦目。表演时,常用“龙摆尾”、“出闸”、“飞凤衔书”、“柳青娘”、“水底鱼”、“白字吹鼓”以及民间小调作为伴奏乐曲。

  蜈蚣舞师法自然,几经变革创新,形成独特的艺术形式。表演时由一人擎彩珠带引,十五人执蜈蚣,藏身蜈蚣腹下,弯腰屈腿,操纵蜈蚣蜿蜒爬行,穿梭盘绕。它既惟妙惟肖地模仿出蜈蚣的形态、习性,又表现出一种强烈、稳健、磅礴的气概。

  蜈蚣舞距今已有一百多年历史,经不断演化完善,在研究潮汕使传统文化和祭拜民俗中有特殊历史价值;艺术价值方面,蜈蚣舞融音乐、舞蹈、武术于一体,观赏性强,场面壮观。曾作为文化交流的使者,多次应邀赴海内外献演。1926年应当时的汕头市政府邀请,在汕头市审判厅前演出;1937年赴香港参加庆祝英皇乔治六世加冕盛会,轰动香江。1987年赴广州参加“广东省首届民间艺术欢乐节”连演27场;2000年参加新加坡第28届妆艺大游行;同年获文化部第十届“群星奖”广场舞铜奖。

  所谓善本,是指在历史文物性、学术资料性和艺术代表性方面独具价值的古籍,包括年代久远、传世稀少的旧稿本、旧抄本、旧刻本,以及内容与形式俱佳的精校本、精注本、精印本。如果说卷帙浩繁的古籍是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的历史见证,那么其中的善本则堪称国之瑰宝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党和政府制定了一系列保护古籍的法规制度,对古籍进行集中调拨、统一保存,并投入大量人力和资金征集散落民间的善本,初步建立了以各级各类图书馆为主体的古籍保存体系,同时着手实施《赵城金藏》《敦煌遗书》《永乐大典》及西夏文献等一系列大型珍贵古籍的修复项目。为摸清家底,各大图书馆陆续编印了一批馆藏古籍善本书目,如《北京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上海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复旦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南京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武汉大学图书馆善本书目》《广东中山图书馆馆藏善本书目》《天津市人民图书馆善本书目》等。20世纪七十年代末,根据周恩来总理生前的嘱托,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的编纂得以启动,至八十年代中期完稿时,共著录全国图书馆、博物馆、文管会等981家单位的古籍款目6万余条,收书13万部。2002年5月,由文化部和财政部主持、国家图书馆承办的“中华再造善本工程”,采用仿真影印技术,分两期再造唐宋至明清时期的古籍善本1300余种,使之化身千万,分藏于全国各地。自2007年实施“中华古籍保护计划”以来,经文化部拟定,报国务院批准,我国先后公布五批《国家珍贵古籍名录》(共12274部),日前第六批的评审工作也已近完成。2010年,文化部又启动了海外古籍回归工程,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海外中文古籍的寻访、登记工作,并以回购、数字化等形式促使古籍善本回归祖国的怀抱。

  当前,我国的文化建设正处于大好的发展时期。文化的实质即“人文化”,是人类的价值观念经由符号介质在传播中得以实现的过程。对于当代中国的文化建设而言,古籍善本很好地充当了这一“符号介质”。作为中华传统文化象征性的符号介质之一,它既有实在的物质形态,又有抽象的思想内容,还有无形的版本工艺。通过对古籍善本的征集、保存、修复、编目、影印及网络传播,中华民族的传统价值观念也藉此突破时空的限制在全社会扩散开来,这就是古籍善本在当代中国传播的文化意义。

admin
最新!中国科学家CMJ发文还原新冠病毒发现始末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