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“乾隆色谱”成功复原,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

  乌乎余一点,凡鸟闼中栖。

  诗中把自己写成一个老糊涂:登楼两腿发软,见客时常常冲盹儿,春天来了也不知道,把吊灯错认为太阳。最后用《世说新语》中故事作结,说自己不过是个栖息在门闼上的“凡鸟”罢了。“凡鸟”是魏晋时期吕安讽刺凡俗之士嵇喜的典故:“嵇康与吕安善,每一相思,千里命驾。安后来,值康不在,喜出户延之,不入。题门上作‘凤’字而去。喜不觉,犹以为欣,故作‘凤’字,凡鸟也。”嵇康吕安都是愤世嫉俗之辈,吕安访康,嵇康不在,嵇喜殷勤地接待他,吕连门都不踏进一步,只在门上题了个“鳳”(凤)字便飘然而去。不明就里的嵇喜还挺高兴,以为吕安赞美他为凤凰;其实“鳳”拆开来看只是凡鸟而已。魏晋时期的名士都以倨傲名世,而启先生就以呆坐不动的老鸟自居。这种自嘲成为启功晚年诗词重要特征。

  此时的火被“驯化”了。它不再一烧一大片,而是被控制在一小块一小块马赛克似的分割区域。而森林也作出了回应,一些不耐火的桉树种灭绝了,以它们为食的有袋类动物和以这些动物为食的动物也随之数量减少,直至退出这个生态系统。

  再后来,欧洲人来了,牧场绵延,房屋建立。旧的刀耕火种被淘汰,新的文明生长。火被遗忘在了森林之中。

 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大学高温地理和火科学家大卫·鲍曼教授发现了某种趋势:澳大利亚的山火正从规律性发生变得不规律,而影响力也从不那么严重变得越来越趋近大灾难。“被驯化的火正重拾野性。”他在论文里说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“乾隆色谱”成功复原,再现清宫服饰色彩奥秘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